原创生物学通报12-09 04:56

手机看文章请搜索公众号“生物学通报”,或者加微信号:shengwuxuetongbao



科学家、实践家、教育家库加金


马金 著, 王丛民 译, 马逸清 校

 




库加金

1915.2.2

1988.4.17

编    者    按

库加金是苏联著名的动物学家、动物生态学家,同时也是景观动物地理学创始人之一。1956—1958年受苏联政府派遣,与鸟类学家米赫耶夫教授一起来华任教。东北师范大学受我国教育部委托主办“动物生态学研究生班”,由生物学系主任、鸟类学家傅桐生教授主持,聘请鱼类学家施白南教授、爬行动物学家李家坤教授、昆虫学家路顺奎教授和贝类学家赵汝翼教授协助指导,面向全国招收研究生和进修生,为新中国培养了第一代动物生态学专业人才。


库加金教授以其渊博的学识,严谨的科学态度,丰富的野外工作经验和忘我的工作作风,成为深受学生喜爱和尊敬的导师。他带领研究生走遍大半个中国,跋山涉水,露宿荒原,教授野外工作方法。他教导学生对待科学一定要务实、求真、创新、联系实际。他所主持的课堂讨论更是培养科学思维、启发智慧的地方,采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方法,使学生更有学习动力。


当年从这个研究生班走出的学生,有很多成为我国动物学、动物生态学和动物地理学等学科领域的带头人,在科学研究、教学和培养优秀的后继人才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是一段值得记忆的历史。


本文译自俄文《中学生物学》杂志,为纪念亚·彼·库加金诞生100周年而作。


  科 学 家

杰出的苏联科学家库加金的创作成果与科学遗产是多方面的且具有重要地位。在动物学领域,他是哺乳动物学家、鸟类学家和昆虫学家。首先他在动物分类学界中赫赫有名,作为该领域的高级专家,库加金收集整理了大量科学标本,起初是哺乳动物标本,然后是其他动物和鸟类标本,最后是昆虫标本。这些珍贵的标本和文献,目前都存放在俄罗斯国家动物博物馆——达尔文博物馆和莫斯科大学动物博物馆。


  实 践 家

库加金作为生物学实践家,在动物医学和农业动物学领域也享有盛誉。他将自己在分类学与生态学方面的才华与兴趣相结合,在生物学理论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整理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并且提出了划时代的物种和物种形成理论。


  教 育 家

库加金将科学创作、实践工作和教学活动的多样性自然有效地结合。库加金教学活动的主要时间段是与莫斯科州立师范学院动物教研室联系在一起的。1952年3月,库加金调任该学院工作,同年12月,库加金被推举为教研室教授,1年后正式授予其教授职称。库加金领导主持莫斯科州立师范学院的生物学教研室工作30年,直到1988年1月退休。



库加金认为,

教研室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要成立动物科研小组。最初,科研小组只属于教研室,而后发展为各大学校校际间的科研小组。他不仅在学院上课,还在函授部门任教,参加他的动物科研小组会议的有来自莫斯科大学、列宁师范学院和巴乔姆金师范学院的学生。他曾组织开展野外研究,很多学生参加了调查队,在小组会上汇报科研成果。后来从这个各年龄段组成的科研小组中涌现出许多优秀科学工作者。



库加金认为,

教研室另一件刻不容缓的事就是组织成立研究生班。从工作初期,他就积极广泛培养动物学科研人才。在培养过程中最重要的事就是由他成立并在此后领导多年的论文答辩委员会。


第1次答辩在1952年,是拉夫罗夫斯基在库加金指导下准备的答辩论文。从1960年起,库加金指导的研究生和学位申请人开始深入研究动物地理学课题。在莫斯科州立师范学院工作的36年里,库加金共培养了37名不同研究方向的副博士,包括分类学、生物分布学、动物区系学、生态学、医学动物学、农业动物学、狩猎学及景观动物地理学等。


在1957—1958年间,库加金被苏联教育部派往中国工作。在短短的时间内他培养了40名研究生。为表彰他为中国培养了很多科学人才,库加金被授予“中苏友谊”奖章。



库加金还认为,

他的科研成果要符合高中和初中的教学需要。其中他较为明确地阐述了一种思想,就是将动物学和景观动物地理学理论与农业、手工业和国家卫生保健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体现在培养教师人才的实践中。在此项工作中,库加金第1次提出了现代脊椎动物学专题讲座课程计划,计划中除了传统的脊索动物分类概述外,还有渔业、农业及医学动物学3章实践性课程。课程补充了野外教学实践,并在此前刊登公布了进行动物学研究的设备清单。1965年库加金为六、七年级的学生编制了2套动物学教学大纲。


作为一位活跃的科学家,库加金在授课过程中向学生讲授了必须要了解动物科学现状的原则:要了解动物科学的最新成就和正在研究的问题。这几乎涉及了他讲授的所有学科,激发了学生对所在学科研究工作的兴趣。


在中国工作时,库加金教授动物生态学课程。很多师范学院、高校生物学系及动物地理学系的研究生和进修教师都来学习这些课程。他们用汉语将其讲稿分为3部分,后被出版印成教材(《动物生态学》,1959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



库加金认为,

教师是成长一代的启蒙者。教师为了完成启蒙者的天职应该具有现代科学基础知识。正因如此,库加金长期与苏联当时最大的出版社之一教育出版社合作。在其出版物中他既是作者也是编辑。1965年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第2版《苏联哺乳动物图鉴》问世,库加金在书中的贡献有苏联哺乳动物区系名录、分类学基本知识、哺乳动物纲主要特征、食虫目和翼手目的章节及分布图,还有35幅啮齿动物的分布图。


《苏联哺乳动物图鉴》的出版正逢亚种描述鼎盛的年代。当时所有的动物形态学和生态学综合报告都指出了亚种界定。在随后的10年内证实,其中许多物种是自然适应地理上的变异,并不具有遗传的特性。《苏联哺乳动物图鉴》是建立在物种水平上的,在试图分化物种的时代背景下,《苏联哺乳动物图鉴》成为保存分类学基本单元——物种的重要基础。这些观点从库加金对分类学概念的解释中可以看到:“它是一门关于动物和植物物种的科学,是关于种内变异性的类型和不同级别分类类群或范畴的物种归并的科学。”


《苏联哺乳动物图鉴》是苏联生物科学的国家级瑰宝。除了鉴定物种及其分布的应用价值,还有极为重要的理论意义,这就是关于分类学基本知识的章节,在该章节里库加金对当时分类学状况做了详细的分析,并阐述了拟定生物学名录的基本规则,论证了物种和类群在系统内的排列问题。


1968—1971年,教育出版社出版了6卷7册《动物生活》。其中《哺乳动物》卷由纳乌莫夫和库加金主编。库加金参与了3个目的撰写:和弗托罗维共同撰写食虫目,独立完成翼手目,与弗托罗维和德罗兹多维共同撰写啮齿目。库加金还积极参与了筹划《动物生活》再版工作(1983—1989)。


在《苏联哺乳动物图鉴》和《动物生活》书中,库加金对规范俄语动物名称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不过是他事业中一段插曲。从1934年直至逝世,他有针对性地做了许多工作,例如翼手类、啮齿类及哺乳动物,鸟类及锤角亚目、鳞翅目等昆虫,按自然属性分类,名称应是科学意义的自然延伸。库加金认为,研究确定本民族的动物名称也是动物分类学的重要任务。



为表彰库加金在莫斯科州立师范学院多年的辛勤工作,他被授予苏维埃联邦俄罗斯社会主义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团荣誉证书,苏联及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教育部荣誉证书,并被授予“苏联教育模范”称号。



库加金的优秀品质中首要的是观察力和工作热情,正是这些品质激发了他年轻心灵中对科学的兴趣,引领他从一个研究课题走向另一个研究课题。


加金的工作能力、勤劳品质和献身精神是他一生中的传奇。作为同一个科学论坛的参与者,沃洛佐夫见证了库加金每天傍晚深夜如何研究捕猎野兽,而此时其他与会者已入梦乡。


加金作为科学研究者,工作缜密、要求严格。对待工作也是如此,如准备例行的野外调查、收集资料、野外记录、分析调查结果、研究标本、拟定手稿、加工插图和图片、设计书的形式等。正是这些特点确定了库加金在调查活动中无论是搜寻或侦查都不会出现突发的意外。


与此密切相关的是库加金对俄语的睿思和珍视。他对科研资料口头和书面的表述经日积月累颇具文学素养。库加金努力使自己的学生养成自己独特的口语和书面语言习惯。库加金的文学教育是个人教育的典范。他会与那些托付他修改文章的每一个人都讨论很长时间。因此,在手稿的扉页上出现了大量他清晰端正字体的标注,而文章本身也由之前的晦涩变得优美和有说服力。在库加金生命的最后几年里,他阅读材料时仍在进行这样的修改,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其在描述科学文化创造时的字斟句酌。


加金为人无私慷慨。几乎所有外出考察的费用都是他支付。库加金还向一起考察的很多学生提供物质帮助。另一件事,是在指导研究生和学位申请人时,他们收集个人资料的全部调查研究地区,库加金都去过。然而,他慷慨地与学生分享所有材料,并不要求得到文章和报告的著作权。


到库加金的个人品德,就会想到他以认真、尊重的态度与许多青年团体交往。他对待青少年动物园生物学小组成员及其他各高校的学生,和对待自己的研究生与学位申请人,都一视同仁,平等相待。作为关爱学生并严格要求学生的教师,库加金在每一个学生的身上都付出了很多时间与精力。



库加金逝世于苏联科技日,即1988年4月17日,安葬于莫斯科谢尔宾墓地。


在1989年、1990年和1995年莫斯科自然爱好者协会动物学部协同全苏(今俄罗斯)兽类学会、鸟类学会、昆虫学会及苏联地理学会莫斯科生物地理学委员会(现今为俄罗斯地理学会莫斯科中心)共同组织和举办了纪念亚历山大·彼得洛维奇·库加金的纪念大会。很多来自独联体国家和其他国家的同行,以及他的学生作了报告。根据这些会议的资料出版了论文集。


2015年4月达尔文博物馆举办了纪念亚历山大·彼得洛维奇·库加金诞辰100周年展览会。此前这个博物馆还举办过纪念诞辰90周年的类似展览。



文章来源:马金 著,王丛民 译,马逸清 校.科学家、实践家、教育家库加金教授.生物学通报, 2016,51(10):57-60.


本期编辑:包丽芹



猜你还喜欢下列文章

点击蓝色字体可阅读

有的鸟吃鱼,有的吃腐尸,有的食花蜜,它们是怎么做到的?(1)

有的鸟吃鱼,有的吃腐尸,有的食花蜜,它们是怎么做到的?(2)

                      奇特的甜蜜社会

                              蜜蜂的通讯

                       蚂蚁的化学通讯

                            蚂蚁社会也复杂

                        蚂蚁为什么是“大力士”

                        


喜欢

点 赞